日本东大理系夫妇本科结婚,博士毕业时已抱三娃!

生活, 人物

小编注:单身狗们的狗粮吃够了没有?没有的话小编趁着圣诞前再来一发。别再忙着比谁更黑了,就算欧洲血统再纯正,看看人家,双双东大理系,本科就扯了结婚证,博士还没毕业就连着生了三个娃,而且大娃已经6岁了!什么叫人生赢家~~你们自己体会~~

嘛~好嘛~~言归正传,无论婚前婚后,有娃没娃,都好好看看帖,学习一下人家优秀的时间管理能力、人生规划以及家庭工作平衡的考虑吧。

 

这是一个讲述学生时代结婚,并且养育了三个孩子的一对东大出身的恋人的故事。

东大恋人选择本科结婚的理由

提起学生时代结婚,大家会有哪些印象呢?在大学本科期间生了一子,取得博士学位之间生了二子,一共有三个孩子。听到这个情况,大家也许会比较担心他们的学业和生活。然而,他们是完全跳出一般人的那些印象,自强不息地努力生活的一对幸福夫妻。

2015年夏天,一个家庭朝着法国启程了。一对夫妻带上他们的3个孩子去法国,出国的原因是妻子的工作。

作为生物学者的小寺千绘是201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的一位博士。将于2015年6月,作为博士研究员就职于法国Lyon高等师范学校,3个孩子也会在当地的学校读书,她的丈夫三宅博行也在巴黎的一家照明设计工作室找到了工作。

他们学生时代结婚是在13年前。当时他们还都是东京大学的学生,专业都是生物学,他们俩是在古典吉他的兴趣小组认识的。有一次他们在北沢的一家店里吃饭,半开玩笑的说出了这样的对话。

“听说学生结婚的话,学费会很便宜哎!”

国立大学的大学院生如果脱离父母的抚养,实现经济独立,而且收入在一定金额以下的话,就可以享受到减免学费的政策。他们聊起这个政策以后,当天就到涩谷区役所领了结婚证。

“你很喜欢小寺是吧”当问到三宅女士这个问题时,她只是默默地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们结婚那年,小寺22岁,三宅20岁

当初,小寺对于结婚还是比较慎重的。她考虑过“这个人是不是认真的”,“如果我突然倒下了他会怎么办?”。当她问到三宅结婚生子的风险时,三宅的灵活的答案让小寺并不觉得糟糕。

小寺在大学时生了一个孩子,大学院时生了两个孩子。直到取得博士号时他们一共有了三个孩子。夫妻两人携手并肩一起努力。当时周围很多人都很担心,他们事业,学业,地位,育儿,这么多的事情能同时做好吗。

对学问的热情从来没有淡漠过

第一个孩子出生在4月末。小寺7月份的登山实习并没有因为生孩子而被耽误。她早上把奶挤出来以后,坐上始发电车奔向日光,登到白根山顶,做生态观察。“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的有些焦急了。因为我人生中已经浪费过了一段时间,所以当意识到自己还是想搞学问时,就不敢再耽误时间了”。

小寺从来没有淡漠过对学问的热情和执着。当知道自己怀孕以后,也是坚持去上课。“虽然要生孩子,但是我还是要升学,请多关照”。在大学找专属研究室的时候,她也是直白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这还是东大在建好保育园和孕妇休息室之前的事情。

丈夫三宅也一直被小寺的这种坚定意志的魅力所吸引。

理科研究院的竞争对手在世界。“Publish or perish”(要么出版,要么就是死)。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斗争是不变的定律。而且博士号的位子并不多,只有特别优秀的人、通过长时间的努力,才能够最终如愿以偿。从取得博士号以后到法国Lyon工作,小寺女士的发言一贯都是很谦虚的。“博士后还是一个训练期间。我自己觉得只是刚刚站在起跑线上,成长要从现在才开始”。

因为知道“研究”的真正含义,所以她对自己也非常严厉。小寺对即便是在这种环境下,也要追求学问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觉得是跟研究生物学有关系的。生物不论怎样都会成长的。人类从远古时代开始生儿育子,我对自己的孩子也有一种类似生物之间的那种信任感”,小寺说。她的孩子们也好像在回报妈妈的那种信任感一样现在小学高年级的长子很魁伟健壮。自理能力也很强,会自己做便当。在渡法之前,他和第二子,第三子都自主的学习法语。他们兄弟三人一起努力,虽然生活有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三个人一直是在一起的,所以能很自然的适应环境,并且生活得很快乐。

当然他们走到现在这一步,也是有着一段艰苦的过程。生完第一个孩子时,爸爸的三宅才刚读大四。当时他们住在埼玉县的和光市,而大学在东京文京区本乡那里,他每天坐电车送孩子去保育园。他说,“从家送孩子到保育园,然后再去学校,我一共需要转5次电车”

“老公虽然没有说出口过,但是我知道那些年他真的很努力了。”小寺边回忆边说。

丈夫是怎样想的呢?

学生时代结婚生了三个孩子,而且跟着妻子一起到海外谋生的丈夫三宅。他的学业事业和生活又是怎样的呢?

三宅在读修士时,转变了专业,换成了学建筑。大学毕业以后,就职到一家照明设计公司。这家公司在这个领域是最有名的公司,在东京有乐町的东京国际会展中心的照明就是这家公司设计的。三宅先生自己也曾担当过米兰万博日本馆的照明设计。

因为照明行业,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天黑以后才能作业,所以当时他经常错过末班车,一直要等到早上才能坐始发电车回家。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耽误过送孩子去保育园的事情。虽然这么地辛苦,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希望让妻子替他送孩子,而且妻子小寺也没有主动说过要去代替丈夫三宅去送孩子因为两个人互相不能放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家庭内任务就要分担明确,各自履行义务。

他们的孩子们是看着这样的父母成长的,所以他们也自然而然的主动去做家务,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夫妻两人商量好了,妻子小寺拿下博士号以后就去外国继续做研究深造。丈夫三宅到法国以后,差不多做了半年时间的自由职业者,之后他在巴黎就职了。从结果上来看,他们还是比较一帆风顺的。但是之间也有一些困扰和冲突。在渡法前,小寺也曾经觉得,虽然去国外深造是早已商量好的事情,虽然夫妻是对等的关系,但是丈夫为了妻子的事业而放弃自己的事业,她还是不能觉得这是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自己选择的东西

就要为它付出最大的努力和爱

20多岁结婚生子,他们得到了很多东西,同时也失去了很多。但是对自己“选择的东西”和“放弃的东西”一定要有明确的认识,一定要给前者付出最大的努力、爱和敬意。他们周围的朋友也在一点点被他们的这种精神所吸引。

现在在日本正是女性活跃的时代。政府企业,都非常需要像小寺这样的人才。但是她最担心的并不是和自己的性质差不多的有能力的人,而是那些经济条件困难的人群,女性和孩子们现在所处的环境。

小寺说“我出生在健康的父母之间,他们供我上学,我自己也很健康,我的孩子们也很健康,而且没有经历过什么天在人害,其实这只是个巧合。但是因为很多的不得已,有很多人过着各种艰难的生活,所以我觉得改善这些人的生活状态才是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