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吃货”精神贯穿到生活的缝隙,食本经“一成”不变是态度

美食, 生活, 人物

食本经“一成”不变是态度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

安以质为本,质以诚为根

一草一木,万物相联

能量守恒,无人幸免

她喜欢追求事物本质的力量,热爱生活原有的样子

从田地到餐桌,从农作到烹饪,坚持是一种情结

从寻找到创造,从摄取到传达,动力是不忘初心

带着纯真的笑容,归零的勇气和随性的态度,一成来了

这是一个将“吃货”精神贯穿到生活每一寸缝隙

用心为女儿苹果撑起澄澈蓝天的有机妈妈

作为淳源生态食物工作室的创始人和独立手作料理人

她多次登上国内各大电视及电台节目嘉宾

向大众传播她的有机食本经理念

Q:美丽mama:你是因为什么契机进入到有机食品的行业里来的?

一成:
我之前在外企工作,然后突然转换为母亲的身份,不管对小孩的理解还是对周遭的关心,都似乎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是个典型的天蝎座,在成为母亲之前,我会把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放在首位,没有那么关注周遭的世界,不怎么重视与他人的互动,并且非常坚持自己的态度和标准,给人一种很不接地气的感觉。但是从我怀孕的那一刻起,好像整个世界就不一样了,我从一位独立的女人变成了母亲,在真正意义上与这个世界有了一条纽带,一个接点。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得到健康,第二个想法是希望这个地球或者我们生活的环境可以更好。这其实是一个很自私的出发点——因为我的孩子在这个地球生活。我曾经说过我希望与自己的孩子好好互动,更希望她能够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这个想法萌生之后,我曾经想过我应该做的事情会很单纯,就是要好好照顾好她,别无他求。但是我的孩子不是孤立的,她是这个地球的一员,如果地球都不好了,那在这里生活的我们就更会受到限制。我爱我的孩子,但是她也需要其他的爱,她也要与别人接触,与世界连接。所以我会希望让这个地球和我们周围的环境变得更好,让在这里生活的每一个人都能够生活得很好。

但是在在怀孕三个月之后,我被检查出中央性前置胎盘,很有可能会大人小孩都保不住,但我还是坚持保住了她。所以整个孕期比想象中还要艰难,差不多截止到生产前一天为止,我要进行每天20小时的卧床休息。当时没有任何辅助措施包括有效的药物来帮助我,我所能的只有尽量卧床休息,减少对身体的压力并诚心祷告。后来孩子早产了一个月,令人惊奇的是,她却和其他刚出生的宝宝一样健康有活力,这让我对她有了一种生命的感恩,于是辞去工作,开始全职照顾这个生命。

 

 

Q:美丽mama:是什么样的动力推动你把一种自身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事业呢?

一成:
之所以我选择从“吃”入手,是因为我是一个十足的吃货。我自己本身是对吃是很讲究的,有了孩子之后,更是觉得对吃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偷懒。因为对小小的她来说,吃得健康是最重要的。孩子每一天的成长都没有办法离开食物,而食物的养分将会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孩子从6个月开始吃辅食,那时我就开始神经紧绷。因为关于食品安全问题的大环境还不算理想,我必须不停寻找可以安心食用的素材。就在小苹果快到2岁的时候,我一边开拓安全食物的途径,一边开始盘算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归社会。我对自己说,既然对食物那么没有安全感,还不如自己动手做做看,如果涉足这个行业,对自己获取资源也会比以往便利一些。而且决定辞职那一刻起我就有自己的打算,那就是等孩子上幼儿园之后,我就要要回归社会。因为我需要呈现给她的不止是一个爱她的妈妈,同时也想告诉她,妈妈在社会上也是可以独当一面成就一份事业的。

Q:美丽mama:为什么有机食物对我们的身体健康如此重要?

一成:
我们知道,食物是维系生命的根源,而植物也是维系地球生生不息的源泉。所以我进入这个行业的动机非常明了,而维系这个职业的动力则是一种价值和使命感。比如,如果我们使用剧毒农药去催产植物,危害到的不只是吃下这些植物的我们,还有孕育植物的土地。如果土地被污染了,就会恶性循环,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没有办法健康生活。今天我们的生活和自然环境出现那么多问题,也和我们过往的意识和行为有关。所以这份使命感促使我在这5年里,把这件事从纠结到好奇再到最后真心真意当成事业来推动,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Q:美丽mama: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农业、有机和烹饪等基本知识的?通过哪些路径学习?

一成:
我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就是慢慢积累成的自给流派。我一直定位我自己和我的平台不是返璞归真去种植自己想要的农作物,而是希望能够起到桥梁的作用,我希望自己能够更多更深地认识那些有机农家,认识那些被良心和真正的技术去种植出来的真正的食物。我也希望可以由专业的人来完成这些专业的事情,让很多像我一样的妈妈们可以轻轻松松地接触到真正安全的食物,而不必花费心思在在参差不齐、琳琅满目的商品中去苦苦比较。
Q:美丽mama:你觉得普通妈妈可以怎么去学习和了解和有机食物相关的知识?

一成:
我在着手这项工作之后,除了横向和纵向地全方位去积累知识和信息,还希望可以努力地表达一种生活方式和对待生活的态度,比如“当季当地,不时不食”等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古话。其实现在很多人对自己食用的食物都很挑剔和小心,但却不知道关于食物的种类、吃法、营养含量、食物搭配以及其中的原由。比如很多妈妈都会觉得应该购买新鲜的黄瓜,但是却不知道什么样子的黄瓜才是真正新鲜的。我们往往都会误认为瓜尖部位有带小黄花的才代表新鲜,但是因为那朵小黄花在黄瓜很小的时候会开足三天,花谢之后才会迎来黄瓜的生长期,这就意味着现在有很多办法可以让黄花保持盛开,却促进黄瓜的极速生长,虽然这类事情的发生迎合了市场的需求和农家的无奈,但我还是希望让大家了解这些基本的农作物的生长常识,希望给大家形成一种意识形态上的“认知”,传播正确的信息。

世间万物,能量守恒,如果市场发出的信息是错误的,传达到农家也会形成误解,基于误解基础上的种植和生产必定会引发恶性循环。反之,如果大家的认知和需求都基于正确的信息,那么农家也一定会用正确的方式给予回馈。所以我觉得推动这样的事情非常有意义,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

Q:美丽mama:在当前包含大气污染在内等整个环境安全问题都备受瞩目的情况下去推进你的事业,遇到了哪些意想不到的困难?你是如何度过的?

一成:
主要是关于人的认知程度有很大差异,加之现在很多行业都形成了蜂窝状态,而有机生态的门槛又不高,所以到创业第二年开始,我就觉得有点“簇拥”。农业本身要靠慢养,而不是快肥。但是在很多人眼里,这种在当时有噱头的新领域会很容易与“昂贵”“利润”联系到一起。关于这些认知,有一些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平台去传播,去改变,但对一些根深蒂固的部分,却深感无能为力。其实真正务农的人都很朴实,很多人甚至不懂宣传也不懂包装,赚的也都是辛苦钱。但市场上也会出现出现一些其实在品质上未必完全非常健康,却会不断通过通过扩大视觉化效应来带动市场反响和利润空间,从而让消费群体也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是觉得有机食品并没有那么好,另一种会认为有机食品就等于高消费。所以我最想表达的就是,有机是一种态度,而不等同于奢侈昂贵。

其实与食品安全关卡甚严的国外相比,在“有机”这个说辞尚显草根化的中国,与其说消费者不认同,不如说是消费者不信任。所以我会带领妈妈们亲自观摩田间的农作过程,二是让她们去亲身感受农作物的好坏。我们不说话,食物自己会说。如何区分真假,并不需要用数字和包装去鉴定,只需要让自己的五感去判断。其实有机与非有机并不是评定食物的好坏标准,只要是健康干净的食物,吃到嘴里便可以化作喜悦。

所以比起“有机”这个概念,我更愿意定位我所做的事业叫“良性种植”。因为真正的有机必须要同时具备水质、空气与土壤三要素。不管是有机标签还是指标参数都是没有办法让人安心,在无法与空气问题这样的大环境抗衡的时候,我更愿意让所有的环节变得透明,让农家与消费者都可以感到安心。

当然,每一个发达国家都经历过工业期和各种各样的污染问题,这虽然是一条必经之路,但是能够改变这种现状的只有我们自己,我们既然在意自己的生活状态,那么就从自己做起,多一些反思,多一些善意和感恩,就可以换来大自然的良性更新换代,从而提高我们的生活品质。我想,我们所迈出的也许只是第一步,后面还需要好几代人的努力。但是我相信,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愿意开始,就不会来不及。


-文章-

戴宁

-主播-

张武,南京音乐台主播,讷言敏行,独立审美,热爱人间烟火。新浪微博:@音乐城市

-图片-

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