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仪式感给孩子带来美育气氛

生活, 时尚, 人物

专访旅日艺术家
王玉芒 女士

人物简介

王玉芒,毕业于四川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现任日本华侨华人创美协会会长,日本花艺设计师协会(NFD)一级资格,日本マミフラワーデザインスクール讲师。

 

 

日本治愈系创作才女Rie Fu的成名之作

如今她也是一位幸福的妈妈

 

 

Q:美丽mama:有些人会说,逢年过节随便弄弄就好,为了那么几个小时,为什么要下那么大功夫去装饰,你怎么看?

王玉芒:我觉得过节对家里进行一些必要性的装饰会带动气氛,一种应景的节日的气氛,而这种气氛可以改变人的心情,而人一旦有了好的心情,就是做什么事都很轻松,会觉得日子是挺有意思的。现代人都很强调“仪式感”,如果在一些重大的节日进行一些很有仪式感的活动,大家就会觉得生活很有意思。

 

 

Q:美丽mama:这种“仪式感”的教育对你女儿的成长有什么样的作用?

王玉芒:先从我自己说起吧,我爸爸出生在一个吃西餐的环境,养成了很多非常有仪式感的习惯,和我妈妈结婚以后,在我们的六口之家里,他也非常强调一些在别人看来是“穷讲究”的规矩,比如吃饭一定要实行分餐制,比如一定要使用公筷,比如穿着外衣裤和袜子不能上床之类的。但这些其实对我就有潜移默化的影响,而这一点也被带入到对我女儿的教育当中。

我在女儿一岁以前,会给她各种各样的事物让她触摸,“这是粗粗的,这是光滑的,这是细腻的……”加强她的感受力。我也在她很小的时候经常带她去一些环境很好的地方,让她明白什么是美,感受各种各样的美,不管见到什么,都会暗示她,“好漂亮!”“这个东西真有意思。”现在她对吃东西就特别有要求,很喜欢西餐和精美的和食料理,喜欢干净清洁且有氛围的环境,喜欢在进餐的时候放音乐,觉得这样会“気持いいね。”

两三岁的时候买衣服就是自己挑选,现在还帮我挑选、搭配,吃自助餐的时候好不贪心,每样取一点点,在盘里做好造型,平时吃东西的时候遇到骨头渣子也会用纸盖上,后来我才知道享用标准的怀石料理就是这样,人啃过的不净的骨头渣子需要用和纸盖好,不要被人看到,但在她那里,不需要教育,似乎就是一件行云流水、理所当然的事情。

 

 

Q:美丽mama:这种对孩子从小点点滴滴的美学教育如何进行?是否一定和物质条件有关?

王玉芒:我当然建议父母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可以经常带他们去美术馆或者艺术馆看展览,包括花展,但是也要视自己的经济条件而定。其实最好的培养孩子美和礼节意识的,就是带孩子进入大自然。因为要让孩子产生美的意识,首先就要让孩子尊重美,要尊重美,就得先懂得美,要懂得美,就得让她先发现美,知道美,感受到美。而美本身是一种感受,我们看到自然界中的一草一木,月行云涌,都会产生舒心的感觉,一个上好的日和天气,冬天晒在身上暖暖的太阳,都可以带给我们美的感受,所以培养孩子的美学意识不一定非要投入很多钱,大自然早已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孕育美的条件,所以在女儿七八岁以后,我们就经常带她去爬山,去进一步地感受大自然了。

 

 

Q:美丽mama:自然环境无非山水草木花果,大同小异,它们是如何滋养出一个人的美学意识的呢?

王玉芒:表面上看,好像各种鲜花杂草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就拿夏天的狗尾草来说,你如果仔细观察,也是会很有感觉的。因为每一丛狗尾草都像一个小家庭,它们出落得特别自然,其他的杂草也和大家族一样,彼此会相互照顾,各自生长,而且彼此都有鲜明的个性,所以在插花的时候,我们会强调要高低有序,错落有致,彼此谦让,给彼此留有空间,大家才能充分展示出自己的美感,而人和人之间的和谐相处也是这样的。所以孩子如果在自然环境里观察到这种最纯天然最有生命力的事物,就会自然地获得生活和美学的智慧。

Q:美丽mama:在不断提高自己的审美品位和美学意识上,你觉得生活在日本的华人妈妈比国内的妈妈更有哪些得天独厚的优势?

王玉芒:原本中国就是礼仪之邦,但现在日本人把这些礼仪文化传承得更为完善,而现代的中国人则要随意一点。所以华人生活在日本的环境里的时候,也会自然地发生一些呼应。人小时候的成长环境非常重要,比如一个落魄的贵族,在非常不堪的环境里他依然会非常讲究,而一个从小没有养成良好的进餐习惯的人,要一下子让他细嚼慢咽,优雅地进餐,他就会非常痛苦。所以,日本这个天然的环境,其实是我们培养孩子美学意识的很好的帮手。比如日本的怀石料理里面,有很多特别的礼仪和礼节,而且大都表现在一些非常细节的地方,所以这些对于孩子培养美学意识和礼仪文化很有帮助,包括购物时哪怕再便宜再微小的东西,都会提供精美的礼品包装,所以会让孩子从小养成良好的生活美学意识和情怀。

 

 

Q:美丽mama:你为什么在年过四十以后开始涉足到插花学习的领域?

王玉芒:其实我在国内的时候就接触过插花,当时觉得非常美,那是一种可以呼应天性的喜欢。以前我爸爸很喜欢看《世界地理杂志》和《动物世界》等节目,我也跟着看了很多,对地理和盆栽非常喜欢,小时候还玩过嫁接。后来来日本以后,发现日本的插花比之前见到的还要美,无奈孩子太小——我是一个在每一个阶段对自己有严格要求的人,比如结婚之前就是一个工作狂,结婚之后就以家庭建设为主,刚生完孩子的前三年铁了心思所有的精力都要花在孩子身上,所以一直等到孩子上了初中,才彻底拥有了自己可支配的自由时间,才把这些对爱好的滋养一一提上日程。

现在,我正参加日本花艺设计师资格的学习,并在MAMI FLOWER DESIGN SCHOOL求学,并且学习专业的餐桌设计,闲暇也打打高尔夫,我希望自己可以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也可以通过自己的行为以身作则,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孩子对学习的兴趣,我觉得只要一个人有学习的意识和动力,就可以一生在探索中寻找到生活的乐趣。尤其是像花卉这样可以让人感受到生活的美好的事物,这种与花对话的过程可以带给人更为平和喜悦的情绪,会让我们和家人与朋友的相处更加和谐。

Q:美丽mama:你之前就是一个生活很精致的女人,在学习了系统的插花艺术之后,再来进行家庭的节假日比如圣诞节的装饰,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王玉芒:以前过节做装饰,就是为做而做,比如随随便便在超市买个花环挂在门口,或者买棵圣诞树往那里一摆,就算完事。但现在学习花艺之后情绪稳定了很多,做事没有那么急躁,对生活里很多元素都可以感受到它们的美,看到什么东西都想拍一拍,看到酒店或商场摆放的装饰物或花,会不自觉地观察,它们好在哪里,我觉得自己对生命力的感觉增强了。比如以前买一束花,快蔫了我就会扔掉,但现在知道植物在每个阶段都有它的美,所以就用家里已经蔫掉的花,和遛狗时拾来的快要干枯的樱花叶,还有新鲜的红绿色小番茄做了个关于秋天的应景造型,很有老中青三代的感觉,一种生命层正渐进变幻的感觉。所以再来进行圣诞之类的节日装修的时候,特别会选择并利用装饰元素,无论是彩带还是喷绘,或者花材、果实,都能准确地Get到那个组合出美感的点。这是我觉得自己在进行过专业学习之后和之前最大的不同。

Q:美丽mama:那么家庭在做圣诞装饰的时候是不是得每个区域都要有所兼顾,进行全方位的装饰呢?

王玉芒:圣诞装饰随每个人的喜好而定,我个人喜欢以餐厅和客厅为主,不会面面俱到。因为在我的审美哲学里,所有的装饰都要学会留白,美一定是有空白的,只有留白,才能给人想象力和思考的余地。比如插花,都是有中心点的,让人一眼望去,就会首先映入人的眼帘,它可以起到让人安定的作用,有画龙点睛之功效。而餐桌装饰的中心点一般说来,就是花,花是亮点,餐盘、餐具或火鸡则起辅助作用。所以如果要对卧室也进行装饰的花,我觉得可以在孩子卧室的床头挂上袜子就好了,或者放一些亮晶晶的饰品,成人的卧室不必做处理。而且提前一个月开始和孩子一起准备圣诞树,会是非常让人有期待,非常开心的事。当然还要兼顾到家庭的住宅面积,如果房子很窄就不宜摆放太过硕大的圣诞树,如果比较开阔,就可以按比例进行一些点缀。

 

 

Q:美丽mama:如何在这个过程里引导孩子一起参与呢?在和孩子共同进行家庭圣诞装饰的过程中,如果孩子和父母的意见不一致,该怎么处理?

王玉芒:当成人的审美和孩子不同的时候,我建议大家首选尊重孩子,或者和孩子好好商量。这个原则的把握可以是这样:如果圣诞节没有人会来做客,就可以完全按照孩子的意志来进行装饰,如果有客人上门,而觉得孩子的审美又不那么完善的时候,可以和孩子商量大家各做一部分。对于对这件事没有兴趣的孩子,可以加以引导,其实圣诞节是一个引导孩子热爱节日装饰艺术最好的契机,因为孩子都很童真,我家女儿直到五年级还在讲有圣诞老人这回事,之前还会给圣诞老人写信,丢进邮筒里。我觉得孩子的童真很宝贵,越是纯真的人越容易感受到美的存在,妈妈要保存孩子的童真,妈妈更要以身作则,去挖掘自己的童真,并且培养孩子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