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中文在日本表演《雷雨》,获得满场喝彩!

人物

任雁

多人都记得《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这首歌,80年代,那个还没有很多纷杂的娱乐节目,也没有网络的时代,一首好歌曾经让几乎所有人耳熟能详,各处传唱。第一个将这首歌唱响的是任雁,一个美丽的哈尔滨女孩。

她的歌声唱出了一代人情怀,唱响了新时代的节拍。她的歌也成为流行歌曲开拓期的重要代表。演唱主要曲目有《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兰花与蝴蝶》、《咪咪曲》、《哪有树儿不缠藤》、《闪光的星》等。

任雁,如今在日本,已经为人妻母,依然美丽。她相夫教女,有时候也参加演出,通俗一点说,活得很优雅很滋润。

回顾小时候喜爱唱歌,任雁说曾经钻进北方人腌制酸菜的缸里唱,因为那样有回声。小学时,学校里组织唱歌,要挑一个领唱。老师让举手的一个个唱,任雁一开唱,老师就定下了她。这是任雁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示歌喉,那首歌叫做《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

17岁,清新活泼的任雁考上了中央歌舞团。其实命运总是冥冥之中带引人前行,那次,歌舞团老师已经挑选完歌手而回京,又因为那个时代所必须的办理档案事宜而再度到哈尔滨,很偶然地挑中了任雁。而后,她有机会师从谷建芬老师,并有了那些很多人至今熟悉并能吟唱的歌曲。
1992年,命运再次带引任雁的人生,将她带到了日本。那是因为之前一位旅居日本的德国律师,在北京出差时见到任雁其人其声,惊为天人,俩人通过电子字典,谈起了国际恋爱。任雁坦然道,当时在北京发展得也不好,就决定跟从夫君来到了日本。

结婚、生育,任雁的女儿已经21岁,一个非常漂亮的混血儿。国际学校毕业,会中文、日语、英语、德语这四种语言。前年考入世界流行音乐最高学府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学习。

丈夫依然在做国际律师,据任雁说是一个很严谨认真的德国绅士,也具有西方男子的浪漫,结婚这么多年了,有时还会买枝玫瑰回来。

作为一名中国歌唱演员,任雁在日本无疑失去了一些上台展示歌喉的机会,但也许正因为她没有接触国内比较复杂的娱乐圈,她得以保持了优雅和清纯,作一个很安然很享受的女子。与不少旅居日本已久的华人一样,起初怀念国内的热闹,但渐渐习惯了日本的安宁。

对话美丽妈妈

美丽mama:

你看上去一直不老,你的美貌是怎么打造的。每周要做面膜之类的吗?

任雁:我因为要登台演唱,个人认为艺术家无论从视觉还是听觉,都要给观众一种美的享受,所以多年来一直坚持每天做面膜,用最好的化妆品。

美丽mama:

你认为女人在各个年龄是否都有不同的美?

任雁:衰老是不可抗拒的也无需抗拒,每个年龄段上天都给了你应有的美感和那个年龄段独特的魅力。打趣来说,衰老是打针吃药都治不俞的"病",现在大家拍照都修片,片儿可修,人依旧,只有用超脱愉悦的少女般的心情过好哪怕是老太太吃咸盐,一年不如一年的日子。

美丽mama:

你是歌唱家,同时还是个培养了优秀美丽女儿的妈妈,请教你和女儿是怎样相处的,家里很民主是吗。

任雁:我不喜欢中国的传统教育方式,对于忠孝和回报养育之恩统统持反对态度,本人认为母亲育儿纯属天职和自己的选择,如果你真有大爱为何要索求回报呢?也非常不赞成中国的对孩子过份保护的习惯,孩子是你生的但不是你的附属品,为什么必须听你的摆布?听的最多的话就是孩子不听话将来要吃苦,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等等,我想说,要允许孩子犯错误,孩子有自己的人生,没有失败谈何成功?我想向这些父母大声疾呼,请给孩子自己应有的空间和自主!我和女儿是好朋友,我做错了事要向她道歉的。

美丽mama:

你觉得女人怎样才能一直保持自己的魅力?

任雁:人的魅力是灵魂的光环,昂贵的外衣掩饰不了灵魂的卑賤。相反你认为很廉价的服饰穿在有光环的人身上依然显得美轮美幻,这就是魅力。

美丽mama:

你在家里听音乐吗,听些什么?

任雁:我在日本家中,习惯听演歌,而在欧洲旅行时,喜欢听西方音乐。这是因为音乐与氛围和场景的契合,让人听上去感受也不同。对于音乐,我依然有自己的坚持和想法。很久不接触国内的民歌界,有一次受邀回去唱歌,才惊觉“民歌唱法怎么都变调了”,我坚持民歌应该保持原本的味道,而不是变得不伦不类。

美丽mama:

说说你认为的修养是什么?怎样是拥有强大的自我?

任雁:弱者普遍易怒如虎,而且容易暴怒。强者通常平静如水,并且相对平和。内心不平静的人,处处是风浪。再小的事,都会被无限放大。一个内心不强大的人,心中永远缺乏安全感。

美丽mama:

你的人生态度为何能这么淡定?

任雁:秋天的落叶总被古今吃饱撑的唧唧歪歪的诗人们写的悲催淒冷,我没吃多也没诗情,看到的只有欢乐和重生。

美丽mama:

我每次见你都是珠光宝气,可是和你一说话又觉得你特别真实实在,你每天生活都这样吗?

任雁:我很喜欢这些东西,自己带着就觉得享受,我是因为我自己喜欢,而不是给人家看。有人穿戴珠宝首饰是给别人看,但我是为了自己喜欢,自己穿戴了高兴,在家里我也将自己打扮得很漂亮。可能这就是你觉得我其实很实在的理由吧。每天生活比较悠闲,有时候会花一整天时间慢慢沐浴、护肤,有时候做许多菜招待德国使馆的夫人们。都是亲自下厨。

编辑 | 张丝妮

文 | 杜杜